江阴市股票配资上半年股市:冷市中三“热”潮翻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专业线上股票配资-关注股票用户交易份额不足是什么意思-哈尔滨股票配资公司

  纵观上半年,在6次上调存江阴市股票配资款准备金率、2次加息之下,抑制流动性成为压制股市的关键词,使得上半年中国内地股市冷气十足。上半年,上证指数下跌1.64%、深圳成指下跌2.79%、中小板综指和创业板综指分别下跌12.68%和24.84%。但在上半年冷气十足的股市中江阴市股票配资却翻涌着三大“热”潮。

  破发潮:打新必赚的节节败退

  弱市打新股,一直是投资者信奉的投资理念。然而,上半年,在轰轰烈烈的破发潮之下,对于很多投资者而言,中签却犹如中弹般壮烈。

  1月18日上市的5只新股全部高比例破发,在给市江阴市股票配资场带来震动的同时,也正式掀起上半年的破发潮。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数据显示,1月份上市的31只新股中,首日破发的有16只,破发率高达51.61%。

  首日破发情况虽在2月份有所好转,但随后又迅速反弹,呈现∧型走势。数据显示,2至6月,首日破发率分别为10.71%、25.81%、66.67%、46.15%和28.57%。

  上半年168只上市新股中,有63只首日破发,首日破发率高达37.50%。最高破发记录则是4月28日登陆沪市的庞大集团,首日跌幅达23.16%。

  高破发率带动新股平均首日涨幅大幅下降。原本月均首日涨幅一直维持两位数的中小板和创业板,上半年各有4个月的平均首日涨幅在10%以下,其中中小板1月份平均首日涨幅仅为0.67%;创业板4月份平均首日涨幅也只为1.43%。

  新股表现不佳,直接影响了投资申购新股的热情。月平均网下配售中签率和月平均网上中签率持续走高,从2010年12月的0.65%和5.81%上涨到2011年6月的6.53%和14.53%。

  新股破发倒逼市盈率下降。主板的月平均发行市盈率从1月的71.14倍连续下滑到6月的29.40倍;中小板从67.80倍下滑到28.90倍;创业板从92.68倍持续下滑到31.34倍。

  破发之余,上半年过会率也有所下降。有媒体统计,上半年共有200家公司提出IPO申请,其中34家被否,过会率为80.5%,较去年82.05%的过会比例有所下滑。还有包括珠海威丝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5家企业被取消审核。

  此外,更有八菱科技因在路演推介过程中,询价机构不足20家,而折戟A股市场的案例。

  再融资潮:钱荒时代的“抽血大战”

  上半年,在CPI高企、货币政策紧缩的背景之下,银行贷款变得可望而不可求,因此上市公司在股市冷气十足中轮番上演“抽血大战”,再融资犹如传染病毒般迅速蔓延A股市场。

  WIND数据显示,上半年共有近300家上市公司涉及增发事项,绝大多数公司都采用定向增发方式。其中,有近150家公司新发布了再融资计划,同比增长超过3倍。

  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数据显示,上半年,已有88家公司实施定向增发,共筹资2189.32亿元;10家公司实施了配股融资,共融资334.69亿元;22家公司发行了公司债,融资509亿元。

  在这次“抽血大战”中,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银行股。2010年银行业通过大规模融资获得的资金,随着资本充足率要求的提高,逐渐显得捉襟见肘。因此,多家银行在上半年抛出了天量融资方案,甚至有一些原本承诺不会进行融资的银行也加入到了融资大军之中。

  上半年,北京银行、民生银行、中国银行、农行、兴业银行、工行先后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35亿元、100亿元、320亿元、500亿元、100亿元、380亿元的次级债,融资总额达到1435亿元。兴业银行和建设银行也分别抛出了发行150亿元和800亿次级债的融资方案。

  此外,为了弥补资金缺口,民生银行、北京银行、光大银行、招商银行、中信银行纷纷抛出各自的增发、配股融资方案。

  民生银行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7亿股A股,预计融资214.79亿元;北京银行拟非公开发行10.85亿股A股,预计融资118亿元;招行拟配发、发行不超过A股、H股各自已发行总股数20%的新股,融资600亿元;中信银行A股配股52.74亿股,募资175.61亿元;光大银行赴香港发行不超过120亿股H股,融资400亿元的计划也进入倒计时……

  广州证券副总裁、首席经济学家郑德埕表示,银行的大规模融资,会挤压其他行业和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空间。并且,如果银行的融资额没有投放到增长性强的项目上,也将对经济转型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新板预热潮:希望和担忧的胶着战

  上半年,有关推出国际板和扩大新三板试点的消息陆续冲击着市场。然而,这场新板预热潮,也引发了监管制度的大讨论,并演绎成了一场希望和担忧的胶着战。

  在1月份举行的2011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,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,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抓紧启动中关村试点范围扩大工作,加快建设统一监管的全国性场外市场。

  5月,尚福林在2011年陆家嘴论坛上明确表示“距离推出国际板市场已越来越近”。

  尚福林的两次表态,使得国际板和新三板的“预热”再度升温。在尚无明确的时间表的情况下,市场上已呈现出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状态,每个新消息都牵动着市场敏感的神经。

  然而,各方对于国际板和新三板的态度也出现了明显的分歧。乐观者认为,国际板的推出和新三板扩容有助于推动股市投资渠道的多元化,给投资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,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流向股市。而悲观者则认为,由于缺乏健全的监管制度,国际板会沦为外资“提款机”,演变为“圈钱板”,甚至“棺材板”。

  武汉科技大学教授董登新表示,国际板将是价值投资者和长期投资者的投资场所。市场细分使得国际板不会分流资金,反而会吸引新的投资者和资金。而作为场外市场的新三板,将与创业板形成互补,为创业板提供“准上市公司”,也可承接创业板的退市公司。

  也有专家认为,国际板和新三板要注意“木桶原理”,制度建设是决定新板市场能否发挥应有之义的关键。否则,优势和利益将通过短板流出木桶。

  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国世平说,国际板的推出必然会分流市场资金,导致A股市场走势的下滑。并且,他认为,国外企业的诚信是建立在严格的法律制度体系之中的,在我国资本市场制度设计不完善的情况下,诚信企业也可能会钻政策的漏洞。